OneDream🌈

彩虹糖一枚

糯米团子#2

🍡


一个裹着浅浅糖霜柔软如粉糯米团子似的女孩。


那是第一次101凌晨录制折磨到众人都开始打瞌睡时,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徐梦洁


自称“金华火腿”的她那天穿着黄白相间的外套和可爱的格子短裙,带着盈盈笑意与出众的舞蹈展示,噗得撞进了我的怀里,散了一地的糖粉,让我尝到初春空气中都略带发甜的滋味。



从她的简历中得知她以前的短跑和练舞的经历,吃惊于只靠短短几年的练习,她如今的舞蹈能力便可在101三甲占一席之地。



那样准确的踩点和收放自如的爆发力,除了老天爷赏饭吃我不知该如何解释。



“我很喜欢你舞蹈的感觉。”
刚才还忐忑不安的小孩像收到了糖一般笑得更欢了,要是糯米团子会笑可能就长她这样吧。

🌈

说她是小孩,有待斟酌。


我一个97年的“导师”面对这群小姐姐还是会有不自在的时候。弟弟的年龄与导师的身份让我有时对措辞和态度的拿捏不得要领。


第一次看到她简历上的“1994年6月19日”时愣了一下,抬头又看了眼台前那个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女孩。源源不断从身上冒出来的粉色泡泡让人没法相信她在这101里竟然能归在“大龄练习生”的范围里。


所以之后她喊我一博老师的时候总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我想叫她姐姐来着。


🌈


那天说是排人偶舞让我帮忙指导一下。


“梦洁是你们队长?你们认同这个队长吗?”我很好奇101成员对姐姐的看法。


“我们觉得挺好的,她特别会带领大家团结。”



“我也觉得挺好的,就看你还蛮有想法的,而且大家还蛮听你意见的?”


我看到姐姐因表扬突然红了的耳朵。


被另一组拉着示范排排坐摆出女孩照镜子的姿势。


都是为了生活,都是为了生活。心里默念几句,优雅地配合女孩们完成任务。我悄悄地往右瞟了眼,姐姐兴致勃勃地坐在地上观赏中。


完了,这下什么高大帅气的形象都没了。


“果然一博老师喜欢我们组!还配合我们做这么羞耻的动作哈哈哈。”


“刚刚一博老师还说我们组是最棒的!”姐姐不服气地插着腰喊着。



“下课下课下课!”
再不走可能我要控制不住去抱抱那个糯米团子了。

最后一期导师视频,一博一开始坐彩虹旁边,也不怎么说话。可能后来摄像机位不够拍不到他的画面便移到了Ella后面。
感觉两个小孩都是话不多不太会给自己加戏,喜欢在不受人注意的角落默默努力的类型,希望以后两人都能有好的发展呀~
(一个没有糖吃开始🦐糊话的老母亲)

徐教练健身了解一下

ooc,请勿上升。
本以为今天梦博能同框,只能脑内了。




💪🏻

“再做15个。”



眼下徐“教练”正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而男人正做着俯卧撑。



“今天我看你热舞跳得很开心嘛。”



彩虹摸了摸颈部的choker,又无聊地甩了甩连着的链条,随意地问道。



“不开心不开心,还是教你跳舞的时候最开心。”



王一博鬓角滑下几滴汗,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一点都不敢怠慢。他的宝贝虽然镜头前是个甜妞,但和他在一起时却总时不时撒娇、女王范一下。可能就是粉丝们所说的“可甜可盐”吧。



“他们都说我今天的造型很像健身教练呢,你觉得呢。”



感受到身下人运动速度的减慢,徐“教练”又向王“学员”提出一个生死问答。



“宝宝穿什么都好看,你看今天的无袖装显得你的手臂肌肉线条特别美,而且你舞蹈动作的力度和准确性绝对甩别人几条街,我在台下目光就舍不得离开过。”



不善言辞的王一博尽可能将脑袋瓜里所有的赞美之词倾囊而出。濒临体力不支的边缘时突然感到背上重量一轻,正长吁一口气呢就被人拎着领带拉了起来。



“那我们再来做几套锻炼一下吧,看看我是不是称职的“徐教练”。”



女孩淘气地眨了下眼,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蜂蜜罐里出来的甜妞形象。



下一秒,
王一博花花绿绿的衬衫就被无情扯开。



夜还很长…
对王学员的考验还有很多…



🌈END



最爱你眼角的那抹笑意

🌈未来可期

蜂蜜与雪松

🦐写,希望🌈出道



“现在,我们要宣布最后一位,排名十一的选手!”



终于迎来了最令人紧张的位置,其实前几位众人心中皆有预想,结果大致也如预料般只排名先后不同。然而到了第十一位却是万众瞩目、一个被各家虎视眈眈的位子。



王一博眉头紧皱,他看到待定席上女孩嘴角带着的笑容便知她在逞强,这几日tx将她放在十一位这刀尖上的位置,又在社交平台上频发不利于她的流言,激得其他几家拼命集资买卡,只怕是要将她作那众矢之的。



可彩虹的粉丝们却和她们的爱豆一样不抛弃不放弃,坚持为彩虹投到最后一刻,尽全力的她们只希望送她们的小公主最好的生日礼物。



他能感受到临近比赛的压力将这个娇小的女孩压得喘不过气来。然而,即使通宵练习后连走路都走不稳、一瘸一拐出现在粉丝面前的她,那脸上不变的温暖笑容还是治愈了粉丝的心,她穿着他们送的生日礼物,安慰大家说她没事的。



“她就是,我们的小彩虹!!徐梦洁!!”



女孩仿佛还没听到似的,直到旁边的胖虎用力的拍了她的肩膀,大喊着说徐梦洁你出道啦!!才将她的魂从无边发呆的荒野中抓回躯体里,懵懵地走向属于她的位子。



王一博真希望自己也能在台上,不顾外界的目光,将这个一直隐忍一切、默默努力的女孩抱紧在怀中,替她擦去眼泪。



但他现在只能在远处默默守护她。



“我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pick我的彩虹糖们,还有各位给予我很多帮助的101女孩以及所有的导师们。”



而说到导师时,王一博突然发觉女孩的目光与自己对上了,那是将其他人都视之透明的温柔注视,也许别人无法察觉,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眼神的力量。



他不禁产生一些小期盼,两人没有互通的心意,或许就在今日可否能互诉忠肠。



在练舞房王一博等了很久,一路上他给过往的学员们一一加油鼓劲,虽然节目告一段落,女孩们的梦想旅程才刚启程,看着女孩们或泣或笑的面容,感慨万千。



他在比赛结束前发了条短信,结束后便去了练舞房直接盘腿坐地板上等着,就与他第一次给她上课那样,带着点对开门之人会是谁的紧张。



从房间外的纷繁嘈杂等到寂静无声,他想起和她在这间舞房排练曲子的日子,互相安利哪种伤筋膏药好用,一起交流喜好的hippop舞,也是在这间房,他第一次抱住她,鼓励女孩要勇敢的冲下去,无畏地追求自己的梦想。



他心里揣着渺茫的希望,说实话直接睡木地板对腰并不好。



已是1:00,走廊里的灯突然亮起来了,本以为会在冷冰冰地板上躺一晚的王一博蹭地坐起,摆出一个小媳妇式的跪姿朝着门口,忐忑不安的等着来人的真面目。



门被缓缓推开,是她。



“老师,您找我有事吗?”
一路跑来的女孩有些气喘吁吁,她穿着那身熟悉的粉色队服,今天编的小辫子显得格外俏皮。



“emmmm,梦洁,你想不想试试骑摩托车?”
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王一博想抽自己一耳光,又想回初中好好重新学习一下语文。从前节目里大家和其他女嘉宾调侃他不会说话,一直没放心上。



现在真是悔不当初。



“哈?嘿嘿,行啊。车在哪儿呀,走吧。”
彩虹竟也没把他当深井冰对待,乐呵呵的就上了他的车。王一博没想到一切那么顺风顺水,顿时脑袋都有点轻飘飘,只想时速加到八十迈,然而为了身后的女孩子只好以慢悠悠的速度行驶着。



女孩第一次坐摩托,速度让她不敢放开双手,可羞涩也只许她大约地圈住前面人的腰,凌晨的冷风将男人脖颈的雪松味送到女孩的心里,那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味道,时不时遇到减速带的颠簸让她不自觉向前靠了靠。



他将车停在路边,他们已经开到了一个临近海边的地方,四周安静无人只有初夏的蝉声在证明自己的存在。海浪的冲刷声让忐忑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些,抬头便是那粒粒繁星装饰在墨黑色的夜空上,纵使这一切美景尽收眼底,却不及身边人更令人向往。看着眼前天真无邪的少女,男孩将压抑了几个月的话脱口而出。


“梦洁,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啊。”


女孩笑起来的时候看上去软软的,眼尾细细地汇成一条缝。这黑夜里好像只有她的眼里有光。


一闪,


一闪,



引的男孩靠近了女孩,感受彼此的呼吸。



蜂蜜和雪松的奇妙融合。



未来,路很长,请多多指教啦。









🌈END
















伤疤

第一次真情实感地追星,真的希望送🌈出道了。
还是🦐写,勿上升真人吧。





“妈妈、妈妈。你左手臂上这里的是什么东西呀。”
团子抬起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问到。


她指着的地方是一片与周围不一样的肌肤。
像烫伤后的伤疤,大片不光滑的坑洼看上去有些吓人。


“那是妈妈年轻时爱美的证明哦。”
女人温柔地摸了摸小孩的头,脸上挂着经年不改暖阳般的笑容。


团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四岁的她长得和梦洁小时候极像,整个人胖乎乎的。那一双甜出蜜的笑眼、肉肉的小鼻子和粉嫩嫩的腮帮子任谁看了都想捏两把。虽然个子还小,跳起舞来倒也有模有样,可能遗传了父母优秀的舞蹈基因吧,有时在教室里就像一个飞舞的白糯米团子。


“宝宝等会你上完课外公会来接你哦,今天你住在外婆家。”


“好耶!我想吃外婆家的菜。炸串!藕饼!”
团子想想就恨不得流下口水来。


“贪吃鬼。”
梦洁刮了下女孩的小鼻子。
“好吃也不能吃太多,要有节制。今天爸爸妈妈就不过去了。明天接你回家。”


“我懂~爸爸妈妈又要出去约会了。”团子俏皮地眨了个眼,四岁的孩子已然是个小人精了。


梦洁脸上飘起一片烟霞,尽管结婚多年,他们仍努力维护着二人世界的时间。话说回来,那人也该到了。


叮,门上的风铃传出清脆的响声。


一个戴着摩托车帽的男人走了进来。


“你终于来了哼,等你好久。”
梦洁佯装生气,但她知道丈夫已是百忙中抽空与她见面。


“对不起嘛,今天刚通告结束取了车来的,喏,戴好帽子,我们出发。”
男人着一身皮衣,身材高挑匀称,从摩托车帽透镜中窥见那抹与平日摄影时截然不同的温柔,这是面对他的小彩虹时独特的眼神。


时值夏日初至,零零散散的蝉声将空气都染上了些燥热。


她坐上无比熟悉的摩托车,咔得一声扣好安全帽的搭扣,双手轻轻环上那人的腰,结实的肌肉让人很有安全感。听着引擎轰的第一声鸣响,感受到耳边穿梭的风,他们出发了。


王一博挑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向来喜爱骑摩托的他自然知道哪些地方适合速度奔驰而不受打扰。


说是奔驰,也不是他年轻时玩命追求的那种极致速度。自从彩虹看到他出事故的那张照片后,就警告过他行驶速度的问题了。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女孩,他又怎么舍得让她为自己担心呢。


他想起来七年前的夜晚,也是初夏,凌晨。


🍃
耳旁呼啸的冷空气也吹不下他脸上的热度,那是他第一次带着女孩骑摩托车,他尽量放慢了速度,而女孩略微紧张的双手只松松的抱着他。


女孩脑子一头雾水,自己的舞蹈导师在决赛结束后拉着自己来坐摩托什么的,难道胖虎把自己喜欢导师的事抖落出去了?这个大喇叭!


也怪王一博自己本就是内向害羞且不善言辞。都没说清楚便拉着彩虹出来。刚刚沉浸在出道喜悦中的女孩竟就楞楞地坐上了他的车,也不管他是不是一个拐卖天真少女的坏人。
🍃

想到这王一博不禁噗嗤一下笑出来,他的太太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那份可爱和天真。


“今天团子问我手臂上的刺青了。”


他们的车停在路边,在夜色中两人靠着栏杆听着海浪冲刷沙滩的声音,他们经常来这,海浪声能让人平静。她的手指缓缓在疤痕上摸索,仿佛这片坎坷不仅存在于皮肤表面,更是深深刻在她心底抹不去的记忆。


王一博深知彩虹对这件事的执念,七年前临近决赛的前两天在社交网络上曝出她刺青和抽烟的消息,一时间众说纷纭,粉丝们一心坚定买卡集资,而路人都为她打抱不平。


然而有些评论还是中伤了这个女孩,为了决赛通宵排练到腿酸疼到走路都走不稳的她在休息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当初洗纹身的痛楚甚至都比不上这些锋利言语的千分之一。


有人说,洗纹身比纹纹身更疼,它一层一层重塑着你的皮肤,将那融进皮肉的色素一点点剥离出来,随之带来灼烧般的痛苦,让你后悔当初的一时冲动。


徐梦洁深知偶像的影响力,她并不后悔纹了彩虹小马,至今她仍然认为那是可爱的朝气蓬勃的象征。但她也明白要作为一个女团成员活动,这个纹身会带来无法想象的偏见,甚至潜意识里,她自己都认为这纹身有可能会对未成年们产生不好的影响。


于是,她决定去洗掉。


左手臂的彩虹小马就这么变成了一段重复的、看不到边界的疼痛感。她去洗了五、六次,看着那匹鲜活的小马渐渐化作丑陋的疤痕,她不后悔。买到了风评很好的遮瑕膏,她将那片肌肤悄悄地掩盖,之后即使穿短袖时也尽量内搭长袖来遮住斑驳。


她,作为偶像活动的决心坚不可摧。


“你怎么说的?”
王一博看着身边的人,担心她又想起以前那些不太快乐的事。


“我告诉她这是妈妈以前爱美的证据。”
佳人在侧笑嫣如画,她眼里印出海天一色的美景。不管多少次,彩虹的笑容总能化开他内心所有的冰霜,她一直是那么积极向上,不管是为家人的生意打下手;还是带领着排名靠后的同学一起展现最完美的表演;又或是在选择公布结婚时的奋不顾身。她身上就是有那股勇气能带着她穿越重重雨层去看那悬在空中的一弧七彩。


他牵起太太的左手,将吻轻轻印在那片独特的肌肤上,感受到她的颤栗,不自觉地勾起嘴角,捏了捏她依旧肉乎乎的脸蛋。




“可惜我没见过那时候的你。
我想应该和现在一样美丽。”





🌈END
























糯米团子#1

冷峻导师和小甜饼学员的故事

🦐写请不要上升真人,给🌈加油投票吧!

✨
“我不敢选,我想抱王一博老师。”
女孩带着鼻音支支吾吾得说道。
刚刚哭过的她眼角还红着,白里透粉肉乎乎的脸颊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捏。


一直靠着壁橱的我瞬间僵硬,虽然明白现在镜头已经对准了自己,然而向来完美的表情管理仿佛面临第一次崩溃的警钟大作,在这个女孩的面前我好像并不太擅长隐藏自己对她的喜欢。


在发自内心的高兴笑容与所谓老师的成熟冷静脸中摇摆不定后最终扯出了一个面部抽搐的奇怪表情。


“没有没有,我就是之前很喜欢《小孩》这首歌。”听到大家的起哄声她连忙站起来解释,生怕别人误会了什么,勇气像扁了的气球一样消沉。



“你不要解释这么多,快去给老师一个真诚、大大的拥抱吧。”



小气球好像又晃晃悠悠饱满了起来。



我内心默默感谢了一百遍这位画外音的姐姐。



稍稍走向前去张开双臂等着那个可爱的小孩甩着胳膊蹦跳着向我跑来,这是我第一次抱她。



也许她不知道我在脑内幻想这个场景有多少次了,下回又是漫漫无期的何时也未可知。
抱着女孩小小软软的身体,让人有些想揉进怀里的冲动。可众人目光灼灼,镜头前的我只能点到为止,分开时不舍得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指尖沾上了发尾甜甜的蜂蜜气息。


“谢谢老师!”
她与我互相礼貌地鞠了个躬,便又跳着回到座位,如此的干脆利落显得这个拥抱再“清白”不过了。


【王导师安慰徐学生,创造101师生之间的鼓励令人感动】
我想大概过两天微博热搜会看到这种标题吧。


“好暖心哦~”
Ella姐的语气让我有种被看透的心虚感。作为曾经的女团成员,她懂这些年轻女孩的不易,同时作为经历过娱乐圈大风大雨的过来人,她的眼犀利的好似能看穿所有人内心的小九九。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后来我悄悄从Ella姐的身后挪坐到了彩虹的右边,心不在焉地听着她们讲着比赛的心路历程。余光却总是瞥到左边人鼓鼓的脸蛋、星星头饰松松地圈着触感顺滑的头发、白皙纤细的手腕戴着粉丝送的派大星、哭过的眼睛虽还肿着但盛着依旧的一汪笑意。



在她眼里,我看到了阳光下水珠闪烁的虹彩。




🌈TBC